首頁 -> 頭條

通說:這兩位英藉法官走就走,還說三道四

分享到:
2022-04-01 10:14 | 稿件來源:香港新聞網

【字號:

香港新聞網4月1日電 英國最高法院院長韋彥德(Robert Reed)及副院長賀知義(Patrick Hodge),當地時間30日晚突然以“國安法讓其背棄政治言論自由”等為由,辭任香港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對此英國惡意打“法官牌”,借機搞政治操弄,引起香港法律界人士質疑。特首林鄭月娥31日說,有合理懷疑相關事件是有一定政治考慮及鋪排。

本次辭職的兩位法官分別于2017年和2021年就任。其中,韋彥德去年8月曾在一份聲明中強調“香港仍維持司法獨立”。時隔數月卻態度大變,並在聲明中指,“香港國安法實施後,香港的行政機關已經偏離政治自由及言論自由,英國政府及最高法院都認同,不能繼續參與香港的審訊。”

hk_c_image.png

韋彥德/賀知義

值得注意的是,在他們發佈辭任聲明一小時內,英國國會下議院辯論相關議題,英國政府和英國外交部也隨即表態。一連串的作法被認為是以“法官牌”達到政治目的。

林鄭月娥表示,30日晚辭任的賀知義法官,他是在2021年1月才獲委任,換言之,已經是香港國安法頒佈後半年,“他至去年11月才首次訪港,當時是我為他進行監誓。”

林鄭月娥直言,對於他們有這個說法,覺得很奇怪,他們來香港是支持香港的司法獨立,如果看看誓言,從來擁護的都是《基本法》、效忠的是香港特區、服務的是香港市民。

hk_c_image.png

林鄭月娥

林鄭月娥又引述終院另一名海外非常任法官、來自加拿大的麥嘉琳指出,參與香港司法制度與肯定行政機關的工作沒有關係。

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香港基本法教育協會執行會長顧敏康對香港中通社記者分析,英籍法官辭任帶政治色彩,隨著香港司法制度完善,應反思是否應走特色道路。

“兩位法官的辭職帶有很大的政治色彩,韋彥德之前說希望留任,但英國政府一再提出抵制香港司法機關,法官辭職聲明中也提到與英國政府有磋商的過程。”顧敏康說,本次法官辭職很大程度上受到了政治壓力。

顧敏康表示,香港國安法出臺之後,英國政府施壓讓英國法官辭職,希望造成一種假像,其實這本身也是對英國所宣揚的“三權分立”制度的一種諷刺和干預,也是對香港司法制度的抹黑。

hk_c_image.png

顧敏康

海外法官擔任香港非常任法官最早可追溯至起草《基本法》時。有關安排是為了香港回歸之後順利實施“一國兩制”,屬於一種過渡性、補充性的措施,制度運行至今良好。

目前終審法院仍有10位海外非常任法官,其中3名來自海外的非常任法官紀立信、甘慕賢和范禮全回復港媒查詢時表示,不計畫辭職。另一位來自英國的法官岑耀信去年曾在公開信要求英國法官集體請辭,實際上是向中國施壓的“政治抵制之舉”。

對於後續是否會有其他海外法官辭職,顧敏康認為,海外法官辭職會在一段時間內引起討論,但其實之前也已經有海外法官辭職,接下來是否還會有,仍有不確定性,但香港具備大量法律人才,應以平常心對待。

香港資深大律師湯家驊表示,要譴責英國政客向兩名英國大法官施壓,導致他們辭任香港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相信兩人是承受不到政治壓力,他對事件感到失望和遺憾,強調政治與司法獨法是兩回事。

hk_c_image.png

湯家驊

湯家驊說,香港大法官自回歸以來已受國際間認許和尊重,《基本法》無列明終審庭非常任法官一定要來自英國,相信其他普通法國家,例如加拿大、印度、新加坡和馬來西亞等受尊重和具資歷的大法官亦可以出任,不太擔心將來情況。而終審庭每次審訊只容許有1名外籍或非常任法官參與,香港目前仍有10名非常任法官,相信事件不會影響終審庭運作,但估計日後委任海外法官取決於有關國家會否敵視中國內地和香港等因素。

香港中律協發出聲明表示,英國政府的政治干預令兩名香港終審法院英藉非常任法官辭任,是企圖破壞香港司法獨立的無理行為,亦背棄了英國自身堅守的法治精神。然而,香港的憲制秩序、法治秩序、健全法律制度、司法獨立和法治精神,絕對不會因為英國政府的政治干預而有所影響。

針對英方假借所謂“召回”香港特區終審法院英籍非常任法官,惡意誣衊抹黑香港國安法,肆意詆毀香港法治,粗暴干預香港事務,外交部駐港公署發言人表示強烈不滿和堅決反對。

發言人指,國安立法是國際通例。中國政府制定出臺香港國安法,有效堵塞香港特區在維護國家安全方面的法律漏洞,有力打擊一小撮從事危害國家安全活動的違法犯罪分子,充分保障最大多數香港市民的自由與權利。事實證明,香港國安法的實施有力維護了國家安全、社會安定和市民安寧,充分發揮了“一法安香江”的重大成效。(記者   李明珠 周文菁)

【編輯:周文菁】

視頻

更 多
《繁花》原著作者金宇澄最喜歡的角色竟是她?!
茅盾文學獎獲得者蘇童認為學生最該讀哪位中國文學大師著作?
【你不知道的香港】藏在高樓中的這座“唯一”的百年廟宇你來過嗎?
來華25年 這位法國作家為法國人民寫了本關於中國的書
為何大家懷念鄭佩佩?與她合作過的圈內人這樣說
一場香港普通中學的音樂會 為何讓觀眾們濕了眼眶
敦煌臨香江 火龍登舞台